首頁城市人物傳真熱點風光法律教育科文衛生經貿文學同學鄉鎮信息發布

您的位置 ==》長樂 [長樂人網上家園]| 人物 | 中國工程院院士 | 王任享 |

王 任 享
Wang renxiang

  福建省長樂人,1933年10月14日出生。著名攝影測量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
  曾任總參測繪科學研究所所長、陜西省測繪學會副理事長、中國測繪學會攝影測量與遙感專題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測繪學會理事等職務。
  1958年畢業于解放軍測繪學院,長期從事科研工作。主持完成國家重點工程項目"衛星攝影測量"研究,創造性地提出我國衛星攝影測量的技術方案,首次實現了困難地區目標定位和測圖,取得重大突破,獲國家級科技進步獎一等獎。主持完成"模擬航空攝影檢影的研究"。主持"第二代攝影測量衛星"應用系統的研制工作,完成測繪應用的關鍵技術攻關,解決了利用數字攝影測量技術處理遙感衛星資料的技術手段。提出利用三線陣CCD相機進行航天攝影測量的設計思想和技術途徑,研制成功三線陣CCD影像攝影測量計算機仿真軟件。使我國成為世界上少有的幾個開展衛星攝影測量的國家之一,標志著我國在該技術領域已躋身世界先進行列。

王任享院士

王任享院士

與夫人王慶琳在母校合影

王任享院士(右)與蔣濱建合影

在節能環保會上

在母校座談會上

王任享向母校敬獻太空搭載紀念封

王任享在長樂一中作空間空間講座


攝影測量與遙感專家——王任享

(“八閩之子”視頻)

 

經天緯地攀高峰

——記中國工程院院士王任享

蔣濱建 文/圖

  嫦娥一號衛星搭載了表達全國人民對奧運盛會的期盼和祝福的語音內容。北京奧運會期間,來自太空的樂曲,期盼全世界各族人民共同擁抱和平擁抱歡樂擁抱燦爛的未來。

  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號踏上奔月之旅,實現了中華民族的千年奔月夢想,“嫦娥奔月”,從傳說變成現實。

  嫦娥一號開啟了中國人走向深空探測的時代,標志著我國已經邁進世界具有深空探測能力的國家行列。人們可曾知道福州長樂籍中國工程院院士王任享為此付出的心血,作出的重要貢獻?近日筆者多次與王院士聯系,作了詳細采訪,進一步了解他的精神圣地和大愛情懷。

  裝載在嫦娥一號上的高科技三線陣CCD相機系統,就是按照中國工程院院士王任享的設計方案研制的。

  王任享告訴筆者:“嫦娥一號衛星是中國科學院的重大工程,將衛星送到離地球38萬公里的月球,對衛星的有效載荷重量要求十分苛刻。該工程首要目標是獲取月球的三維影像并作幾何仿真反演,初期方案是采用兩臺面陣相機作交向攝影,由于兩臺相機太重,衛星難以負擔,有關方面就找我尋求解決途徑。”

  王任享依靠在衛星攝影測量方面的經驗和學術研究成果,很快給出意見:“只要利用一個相機的面陣CCD,取左、中、右各一條影像,構成三線陣CCD相機,按推掃式攝影即可,攝影測量成果肯定優于兩個相機交會攝影。”此方案被探月工程采納,探月工程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院士將方案評估及影像反演等任務交給王任享團隊。

  王任享院士對原有的CCD系統進行創新改造,使重量減輕了1/2。同時,還通過仿真模擬試驗,保證整個系統的精度和穩定運行。

  中國首次月球探測工程第一幅月面圖像是由嫦娥一號衛星上的CCD立體相機獲得的。2007年11月22日晚,嫦娥一號第一條三維影像傳回時,王任享他們當晚就作出了三線陣CCD影像幾何反演的結果,為嫦娥工程拿下了首項成果。隨后,他充分應用自己創立的EFP空中三角測量理論,研制了更加豐富的三維幾何反演成果。11月26日,國家航天局正式公布了嫦娥一號衛星傳回的第一幅月面圖像,標志著中國首次月球探測工程取得圓滿成功。

  王任享興奮地說:“我這一生十分幸運,伴隨著共和國誕生、成長與壯大,我學習了航空攝影測量專業,在科研生涯中開拓了我國三代衛星攝影測量工程,使我國進入航天攝影測量行列,嫦娥一號獲取三維影像與幾何反演成功,開啟了我國深空攝影測量的序幕。”

  量經測緯九天攬月

  我國第一代返回式衛星的成功,標志著我國的攝影測量登上了衛星攝影測量的臺階。

  20世紀70年代初,總參測繪局開展了航天遙感攝影測量的研究工作。在總參測繪研究所任職的王任享被調到“衛星攝影測量”課題組后,用近三個月的時間,研究改進了原有方案,解決了兩個關鍵技術難題。80年代初,成立了以王任享為組長的“衛星攝影測量”總體設計組,科技人員群策群力,充分發揮集體智慧與個人的創造性,突破了一個個技術難關,終于完成了衛星攝影測量工程。王任享主持的第一代返回衛星攝影測量,1993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第二代返回式攝影測量衛星在第一代基礎上,技術指標方面大幅度提升,王任享被解放軍總裝備部聘任為該工程副總師。與此同時他將三陣CCD相機衛星攝影測量推進于實際研究階段。

  上世紀80年代初期,一些科學家開始研究傳輸型衛星,衛星上相機所拍的影像可變成數字直接傳給地面接收站,這一高科技在經濟、軍事等方面應用廣泛。這一課題技術難度非常大,涉及一系列理論與技術問題。

  1980年王任享在荷蘭ITC進修期間,我國正進行第一代返回式衛星攝影測量研究。他以敏銳目光,意識到這是衛星攝影測量學發展趨勢,必須立即加以研究,1981年,王任享提出了利用美國的MAPSAT的三線陣CCD影像進行空中三角測量,降低對姿態穩定度的要求,使之可在我國衛星工程所實現的建議,并撰寫了《線性陣列相機的影像進行空中三角測量的可行性》論文。

  回國后,他對利用三線陣CCD影像恢復外方位元素進行了系統分析,對衛星運行姿態穩定度與利用CCD影像計算外方位元素的精度關系等問題,提出獨到的見解,創立了EFP(等效框幅相片)法空中三角測量理論。

  為了解決航線模型扭曲大的問題,他對三線陣CCD相機做了改進,加了四個小面陣的新型的衛星攝影測量的相機。這是國際上第一次采用線陣、面陣混合配置的衛星攝影測量相機,可以解決無地面控制點衛星攝影測量問題,現已被我國第一個傳輸衛星“天繪一號”采用。

  王任享說:“現在我被解放軍總裝備部聘任為‘天繪一號’工程副總師,總師是航天專家,我是管衛星中測繪專業方面的問題。在第一線工作的是地面應用系統總師胡莘,我對‘天繪一號’最后成果充滿信心。我感到很幸運,能夠圓傳輸型衛星的夢。”

  王任享從開始研究三線陣CCD相機影像的攝影測量到創造LMCCD相機前后經歷了23年,期間擔任過多方面工作,但他對這一命題始終失志不移,終于取得豐碩成果。有關這一命題他曾發表過20多篇論文,并于2006年8月他的院士專著《三線陣影像衛星攝影測量原理》出版。他創造性的研究成果,實現了對困難地區進行測圖的成功實踐取得了重大突破,填補了我國衛星攝影測量的空白,使我國成為世界上三個開展衛星攝影測量的國家之一,標志著我國在該技術領域已躋身世界先進行列,奠定了王任享成為中國衛星攝影測量第一人的地位。

  他說,嫦娥一號衛星是他運氣好碰上的。應該說這是偶然中的必然。

  青春無悔大愛涌動

  不少人想知道的王院士成功的秘訣,就在他給筆者的題詞中:“困難和挫折不是前進的障礙,而是攀登成功的臺階。”

  上世紀50年代初,王任享考入解放軍測繪學院攝影測量專業。當年他在報考大學的時并沒有想選擇這個專業,命運的安排讓他進入了航天測量領域,成就了今天的事業。

  測繪官兵轉戰長城內外,奔走大江南北,在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的戈壁沙漠,頂風沙,忍干渴,戰酷暑,斗嚴寒,在荒無人煙的導彈、核武器試驗場,用汗水和心血書寫生命的樂章。對于地面作業難度很大的我國西部廣大地區及一些無人區和沙漠地區,航空攝影測量也無能為力。因此,80年代初,我國開始自行研制航天攝影衛星。就這樣,王任享和他的團隊,肩負起這項光榮而艱辛的歷史使命。

  在20多年的航天攝影測量道路上,王任享將所有的時間和情感都注入到研制工作的每一個環節中。面對衛星攝影測量事業,他激情滿懷;面對妻子,他熱淚盈眶;面對故鄉,他永難忘懷;面對母校,他感恩一生;面對同學,他充滿真情。

  成功的男人后面必有偉大的女性,王任享的妻子王慶琳是北京人,原任北京某衛生高校講師,是王院士的忠實伴侶和堅強后盾。王任享動情地說:“我這個月亮一半歸于我愛人,她跟著我,這一輩子很艱苦。我們研究所搬到西安去,她就跟著去。家務事都是她做,很辛苦。我們1961年結婚,四十幾年了,從來沒有吵過架,拌過嘴。”

  王慶琳說:“任享幾乎把全部精力和時間都投入到科學研究中,他的時間表里沒有安排休息。口袋里經常有一個小鉛筆頭,隨時都在思考問題,靈感出現時,他便及時記錄下來。假日里也總是用鉛筆頭勾勾畫畫,涂涂改改。一篇篇論文就出自小鉛筆頭。”

  王慶琳還說:“任享精力過人,這得益于體育鍛煉,為了能為祖國人民多作貢獻,工作忙,沒時間鍛煉身體,就叫人在陽臺上安上鐵棍,長年堅持做引體向上。”

  王任享是閩王王審之第十一個兒子的后裔。對于生他養他的家鄉福州長樂,他有著無法割舍的依戀。他情系桑梓,不管走多遠,故鄉永在他心中。他說:“我對家鄉這份感情非常深,一看到福州什么事情,我耳朵都豎起來。”“我深愛家鄉這塊充滿大愛與溫暖的土地,這里記錄我童年的足跡與夢想,這里浸透了祖先的汗水。幾十年來,盡管我遠離家鄉,但依然眷戀這塊土地。越是年邁,就越懷念生我養我的故鄉。”他把在衛星上拍攝到的家鄉地圖,存在電腦中,不時調出來瞧瞧,以解思鄉之苦。

  吳航小學(現長樂師范附小)是他的母校。對母校他更是難以忘懷。1947年12月,王任享小學畢業前夕,老師看著這位品學兼優、才智出眾的少年,在他的同學錄上寫下“立志報國,惟勤是岸”八個大字,這八字成為王任享一生的座右銘。他常說:“如果說我為國家作過一些貢獻,首先歸功于母校的培養、老師的教育。是母校和老師教育我做人的道理,為我一生永不停步攀科學高峰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才有我今日的成果。”他把價值連城的遨游太空紀念封親獻給母校。五年中,他曾五度回到母校給師生作報告,激發了師生教與學的極大熱情。

  攀登巔峰永不停步

  如今,年過七旬的王任享院士,依然熱愛著這份耗盡他青春和大部分生命時光的事業。他說,衛星攝影測量讓他始終覺得自己是年輕的,讓他有著無盡的夢想。

  多年來,王任享一直沒有停止過在實驗室工作,現在仍然是在計算機前做實驗研究工作。

  王院士能夠經歷這么多的重大工程,不能不說是奇跡。每一個大工程耗費的財力、人力都很巨大,成功與否責任重大,長期以來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他總是不知疲倦地工作,總是那樣樂觀。

  王院士感嘆地說:我報效祖國之心強烈,可惜以前運動太多,最有創造力的年華多半浪費了,好在到退休年齡后,組織上給我兩次延長工作時間,64歲時又評上院士,因此古稀之年還能在科研一線拼搏。

  王任享沒有躺在功勞簿上,依然在計算機前辛勤耕耘著。王院士的秘書馬建瑞大校,前幾天接受筆者采訪時說:“王院士平易近人,工作上非常盡心,今年他發表了多篇有關嫦娥一號的重要論文。”翱翔太空,獻身科學,經天緯地,九天攬月,是王任享一生的夢。他以前所未有的激情,繼續攀巔峰不停步。

  “這次衛星測繪打了頭仗,而且非常成功!”王任享院士說,“月球的測繪工作才剛剛起步,今后還有很多事要做。”是的,中國測繪要與中國航天一起奔向火星,奔向更遠的星球……

 

王任享院士(右二)及夫人
與王氏聯誼會部分理事合影

七齡童問飛天?


  2005年9月3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將軍、著名攝影測量專家王任享(中)夫婦與本站主編張善國合影。 (蔣濱建 攝)

榮譽來歷 | 公司簡介 | 廣告服務 | 最新動態 | 招聘信息 | 訪客留言
首頁 加入收藏夾 返回頁首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 © 2001-2009 長樂信息咨詢服務網(冰心題) .《長樂熱線》編委會

福建省長樂市網絡文化研究會協辦



广西11选5投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