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長樂人網上家園(第七集)》 | “愛故鄉—美長樂”群: 17424138 |

《長樂人網上家園》(第7集)
簡介與目錄(初稿)

題字:張文海(中國工程院院士)
主編:張善國(長樂市網絡文化研究會會長)

簡介:《長樂人網上家園》(第七集)全面記錄了古邑長樂不斷成長、追求進步的奮斗歷程;真實見證了旅外鄉親建功異域、造福桑梓的赤子情懷;充分展示了全市上下同舟共濟、百折不回的精神風貌;生動再現了吳航兒女大愛開明、敢拼會贏的秉性特質……

序篇:千年文明出古邑 十六豪情鑄新園
(2001年5月-2017年5月)

一、2001年5月-2003年5月
長篇1、樂歷史有多長 始于初唐六年間
樂篇1、長樂土有多大 六五八平方公里
人篇1、冰心老大愛燈 照亮代代讀者心
網篇1、長樂絡新時代 信息咨詢服務網
上篇1、自創最早長樂網 零一五月線啦
家篇1、長樂人網上園 記錄見證又展示
園篇1、長樂一中七五級 千人一屆同學

二、2003年6月-2004年8月
長篇2、杏林春暖暖千秋 懸壺濟世樂揚
樂篇2、百丈懷海立清規 千年古訓長
人篇2、鄭和開辟海絲路 大海搏浪長樂
網篇2、冰心題字十周年 長樂絡標新異
上篇2、網家園第一集 冰心館內首發式
家篇2、百家單位百位人 長樂熱線建
園篇2、吳航老家今猶在 航城新辟新家

三、2004年9月-2005年11月
長篇3、一代才華鄭振鐸 西諦永作樂人
樂篇3、鳥類學家鄭作新 一生愛鳥不悔
人篇3、石化專家陳俊武 催裂煉油奠基
網篇3、上家園第二集 航城大愛暖千秋
上篇3、網友評選十件事 首發式喜發布
家篇3、營前街道長安村 幸福園話幸福
園篇3、首占新區新園 四縱二橫任馳騁

四、2005年12月-2006年7月
長篇4、閃速熔煉張文海 精益求精高純
樂篇4、野外科考石玉林 開發資源奉獻
人篇4、量經測緯王任享 九天攬月人夸
網篇4、中國工程三院士 上家園題新詞
上篇4、網家園第三集 五載計劃三年成
家篇4、科技示范玉田鎮 田園風光小康
園篇4、生態山鄉羅聯鄉 山清水秀后花

五、2006年8月-2008年11月
長篇5、懷皚凱歌父與子 電影文化樂人
樂篇5、詩劍陳娟好伉儷 雙夢齊輝相映
人篇5、謝冕紹振同窗 新詩發展兩崛起
網篇5、長樂熱線五周年 絡文化研討會
上篇5、萬家團圓尋親夢 民間公益平臺
家篇5、鶴上居九頭馬 番薯引進陳振龍
園篇5、古槐百姓福州地 青山貢果生態

六、2008年12月-2011年2月
長篇6、長樂社團第一家 樂青年文學會
樂篇6、書法長蔣平疇 述信光中鄭春松
人篇6、長樂工有力量 關愛職工總工會
網篇6、絡文化研究會 漳港顯應宮召開
上篇6、網家園第四集 網絡文化當先鋒
家篇6、江田新譜園曲 南陽雄風續神話
園篇6、松下花邊第一鎮 港御國引歸帆

七、2011年3月-2012年4月
長篇7、樂走向新時代 城鄉一體新生活
樂篇7、長最具魅力地 網評票數超百萬
人篇7、福建師大文化 關心長樂熱線網
網篇7、絡文化研討會 春節網絡大拜年
上篇7、長樂四屆讀書節 網家園第五集
家篇7、漳港仙岐顯應宮 南北澳海海蚌
園篇7、湖南海西動漫城 臨空現代物流

八、2011年5月-2014年10月
長篇8、樂教育教學人 一切為了孩子們
樂篇8、長人民陪審員 七載人大旁聽人
人篇8、長樂網友海內外 關心文化建設
網篇8、絡二屆會員會 尋親活動冰心館
上篇8、長樂熱線視頻 六五零萬多人次
家篇8、金峰推進城鎮化 移風易俗樹
園篇8、文嶺大力抓發展 改善民生美家

九、2014年11月-2016年4月
長篇9、北京樂聯誼會 幫助鄉親尋根源
樂篇9、長供電志愿者 心手相牽愛同行
人篇9、長樂農信農商 地方銀行第一家
網篇9、長樂熱線中國夢 友情牽長樂情
上篇9、長樂第一旋轉書 網家園第六集
家篇9、梅花里聞花香 鱔魚灘上聽漁歌
園篇9、潭頭文脈惠萬家 濕地公鳥天堂

十、2016年5月-2017年5月
長篇10、樂社科聯合會 社科講壇話長樂
樂篇10、長科協四服務 加強推動促發展
人篇10、白馬河畔二輕 同伴共行師生情
網篇10、長樂熱線十六載 絡傳播正能量
上篇10、微信搜狐公眾號 開通線一周年
家篇10、幸福園猴嶼鄉 番客故事美名揚
園篇10、三山兩港濱海城 創新開放生態

跋篇: 長樂情懷永不改 不忘初心再前行



長樂電力調度大樓(首占新區)

北大教授謝冕

著名詩人、詩歌理論家、北大中文系教授謝冕與
長樂市網絡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善國合影。

 

消失的故鄉

謝冕

  這座曾經長滿古榕的城市是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度過難忘的童年和少年時光。可是如今,我卻在日夜思念的家鄉迷了路:它變得讓我辨認不出來了。通常,人們在說“認不出”某地時,總暗含著“變化真大”的那份歡喜,我不是,我只是失望和遺憾。

  我認不出我們熟悉的城市了,不是因為那里蓋起了許多過去沒有的大樓,也不是那里出現了什么新鮮和豪華,而是,而是,我昔時熟悉并引為驕傲的東西已經消失。

  我家后面那一片梅林消失了,那迎著南國凜冽的風霜綻放的梅花消失了。那里變成了嘈雜的市集和雜沓的民居。我在由童年走向青年的熟悉的小徑上迷了路。我沒有喜悅,也不是悲哀,我似是隨著年華的失去而一起失去了什么。

  為了不迷路,那天我特意約請了一位年青的朋友陪我走。那里有夢中時常出現的三口并排的水井,母親總在井臺邊上忙碌,她洗菜或洗衣的手總是在冬天的水里凍得通紅。井臺上邊,幾棵茂密的龍眼樹,春天總開著米粒般的小花,樹下總臥著農家的水牛。水牛的反芻描寫著漫長中午的寂靜。

  那里蜿蜒著長滿水草的河渠,有一片碧綠的稻田。我們家坐落在一片鄉村景色中。而這里又是城市,而且是一座彌漫著歐陸風情的中國海濱城市。轉過龍眼樹,便是一條由西式樓房組成的街巷,紫紅色的三角梅從院落的墻上垂掛下來。再往前行,是一座遍植高大檸檬桉的山坡,我穿行在遮蔽了天空和陽光的樹陰下,透過林間迷蒙的霧氣望去,那影影綽綽的院落內植滿了鮮花。

  那里有一座教堂,有繪著宗教故事的彩色的窗欞,窗內傳出圣潔的音樂。這一切,如今只在我的想象中活著,與我同行的年青的同伴全然不知。失去了的一切,只屬于我,而我,又似是只擁有一個依稀的夢。

  我依然頑強地尋找。我記得這鮮花和叢林之中有一條路,從倉前山通往閩江邊那條由數百級石階組成的下山坡道。我記得在斜坡的高處,我可以望見閩江的帆影,以及遠處傳來的輪渡起航的汽笛聲。那年北上求學,有人就在那渡口送我,那一聲汽笛至今尚在耳畔響著,悠長而纏綿,不知是惆悵還是傷感。可是,可是,我再也找不到那通往江邊的路,石階和汽笛的聲音了!

  這城市被閩江所切割,閩江流過城市的中心。閩都古城的三坊七巷彌漫著濃郁的傳統氛圍,那里誕生過林則徐和嚴復,也誕生過林琴南和謝冰心。在遍植古榕的街巷深處,埋藏著飄著書香墨韻的深宅大院。而在城市的另一邊,閩江深情地拍打著南臺島,那是一座放大了的鼓浪嶼,那里蕩漾著內地罕見的異域情調。那里有伴我度過童年的并不幸福,卻又深深縈念懷想的如今已經消失在蒼茫風煙中的家。

  我的家鄉是開放的沿海名城,也是重要的港口之一。基督教文化曾以新潮的姿態加入并融匯進原有的佛,儒文化傳統中,經歷近百年的共生并存,造成了這城市有異于內地的文化形態,也構造了我童年的夢境。然而,那夢境消失在另一種文化改造中。人們按照習慣,清除花園和草坪,用水泥封糊了過去種植花卉和街樹的地面。把所有的西式建筑物加以千篇一律的改裝,草坪和樹林騰出的地方,聳起了那些刻板的房屋。人們以自己的方式改變他們所不適應的文化形態,留給我此刻面對的無邊的消失。

  我在我熟悉的故鄉迷了路,我迷失了我早年的夢幻,包括我至親至愛的故鄉。我擁有的悵惘和哀傷是說不清的。

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鄭子毅指導我會工作

  中共長樂市委常委、市委宣傳部部長鄭子毅指導我會工作。3月20日,長樂市網絡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善國向鄭部長匯報了研究會工作情況及工作思路。鄭部長對我會開展的“愛故鄉、美長樂”活動,及《長樂人網上家園》(第七集)編輯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認為思路清晰、重點突出、主線明確,并給予具體指導。

 

我的故鄉

冰 心

  我生于一九○○年十月五日(農歷庚子年閏八月十二日),七個月后我就離開了故鄉——福建福州。但福州在我的心里,永遠是我的故鄉,因為它是我的父母之鄉。我從父母口里聽到的極其瑣碎而又極其親切動人的故事,都是以福州為背景的。
  我母親說,我出生在福州城內的隆普營。這所祖父租來的房子里,住著我們的大家庭。院里有一個池子,那時福州常發大水,水大的時候,池子里的金魚都游到我們的屋里來。
  我的祖父謝鑾恩(子修)老先生,是個教書匠,在城內的道南祠授徒為業。他是我們謝家第一個讀書識字的人。我記得在我十一歲那年(一九一一年),從山東煙臺回到福州的時候,在祖父的書架上,看到薄薄的一本套紅印的家譜。第一位祖父是昌武公,以下是順云公、以達公,然后就是我的祖父。上面仿佛還講我們謝家是從江西遷來的,是晉朝謝安的后裔。但是在一個清靜的冬夜,祖父和我獨對的時候,他忽然摸著我的頭說:“你是我們謝家第一個正式上學讀書的女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地讀呵。”說到這里,他就原原本本地講起了我們貧寒的家世。原來我的曾祖父以達公,是福建長樂縣橫嶺鄉的一個貧農,因為天災,逃到了福州城里學做裁縫。這和我們現在遍布全球的第一代華人一樣,都是為祖國的天災人禍所迫,飄洋過海,靠著不用資本的三把刀,剪刀(成衣業)、廚刀(飯館業)、剃刀(理發業)起家的,不過我的曾祖父還沒有逃得那么遠!
  那時做裁縫的是一年三節,即春節、端陽節、中秋節,才可以到人家去要賬。這一年的春節,曾祖父到人家要錢的時候,因為不認得字,被人家賴了帳,他兩手空空垂頭喪氣地回到家里。等米下鍋的曾祖母聽到這不幸的消息,沉默了一會,就含淚走了出去,半天沒有進來。曾祖父出去看時,原來她已在墻角的樹上自縊了!他連忙把她解救了下來,兩人抱頭大哭;這一對年輕的農民,在寒風中跪下對天立誓:將來如蒙天賜一個兒子,拼死拼活,也要讓他讀書識字,好替父親記賬、要賬。但是從那以后我的曾祖母卻一連生了四個女兒,第五胎才來了一個男的,還是難產。這個難得出生的男孩,就是我的祖父謝子修先生,乳名“大德”的。
  這段故事,給我的印象極深,我的感觸也極大!假如我的祖父是一棵大樹,他的第二代就是樹枝,我們就都是枝上的密葉,葉落歸根;而我們的根,是深深地扎在福建(長樂)橫嶺鄉的田地里的。我并不是“烏衣門第”出身,而是一個不識字、受欺凌的農民裁縫的后代。曾祖父的四個女兒,我的祖姑母們,僅僅因為她們是女孩子,就被剝奪了讀書識字的權利!當我把這段意外的故事,告訴我的一個堂哥哥的時侯,他卻很不高興地問我是聽誰說的?當我告訴他這是祖父親口對我講的時候,他半天不言語,過了一會才悄悄地吩咐我,不要把這段故事再講給別人聽。當下,我對他的“忘本”和“輕農”就感到極大的不滿!從那時起,我就不再遵守我們謝家寫籍貫的習慣。我寫在任何表格上的籍貫,不再是祖父“進學”地點的“福建閩侯”,而是“福建長樂”,以此來表示我的不同意見。
  我這一輩子,到今日為止,在福州不過前后呆了兩年多,更不用說長樂縣的橫嶺鄉了。但是我記得在一九一一年到一九一二年之間我們在福州的時候,橫嶺鄉有幾位父老,來邀我的父親回去一趟。他們說橫嶺鄉小,總是受人欺侮,如今族里出了一個軍官,應該帶幾個兵勇回去夸耀夸耀。父親恭敬地說:他可以回去祭祖,但是他沒有兵,也不可能帶兵去。我還記得父老們送給父親一個紅紙包的見面禮,那是一百個銀角子,合起來值十個銀元。父親把這一個紅紙包退回了,只跟父老們到橫嶺鄉去祭了祖。一九二○年前后,我在北京《晨報》寫過一篇叫做《還鄉》的短篇小說,講的就是這個故事。現在這張剪報也找不到了。
  從祖父和父親的談話里,我得知橫嶺鄉是極其窮苦的。農民世世代代在田地上辛勤勞動,過著蒙昧貧困的生活,只有被賣去當“戲子”,才能逃出本土。當我看到那包由一百個銀角子湊成的“見面禮”時,我聯想到我所熟悉的山東煙臺東山金鉤寨的窮苦農民來,我心里涌上了一股說不出來難過的滋味!
  我很愛我的祖父,他也特別地愛我,一來因為我不常在家,二來因為我雖然常去看書,卻從來沒有翻亂他的書籍,看完了也完整地放回原處。一九一一年我回到福州的時候,我是時刻圍繞在他的身邊轉的。那時我們的家是住在“福州城內南后街楊橋巷口萬興桶石店后”。這個住址,現在我寫起來還非常地熟悉、親切,因為自從我會寫字起,我的父母就時常督促我給祖父寫信,信封也要我自己寫。這所房子很大,住著我們大家庭的四房人。祖父和我們這一房,就住在大廳堂的兩邊,我們這邊的前后房,住著我們一家六口,祖父的前、后房,只有他一個人,和滿屋滿架的書,那里成了我的樂園,我一得空就鉆進去翻書看。我所看過的書,給我的印象最深的是清袁枚(子才)的筆記小說《子不語》,還有我祖父的老友林紓(琴南)老先生翻譯的線裝的法國名著《茶花女遺事》。這是我以后竭力搜求“林譯小說”的開始,也可以說是我追求閱讀西方文學作品的開始。
  我們這所房子,有好幾個院子,但它不像北方,“四合院”的院子,只是在一排或一進屋子的前面,有一個長方形的“天井”,每個“天井”里都有一口井,這幾乎是福州房子的特點。這所大房里,除了住人的以外,就是客室和書房。幾乎所有的廳堂和客室、書房的柱子上墻壁上都貼著或掛著書畫。正房大廳的柱子上有紅紙寫的很長的對聯。我只記得上聯的末一句是“江左風流推謝傅”,這又是對晉朝謝太傅攀龍附鳳之作,我就不屑于記它!但這些掛幅中的確有許多很好很好值得記憶的,如我的伯叔父母居住的東院廳堂的楹聯,就是:
  海闊天高氣象
  風光霽月襟懷
  又如西院客室樓上有祖父自己寫的:
  知足知不足
  有為有弗為
  這兩副對聯,對我的思想教育極深。祖父自己寫的橫幅,更是到處都有。我只記得有在道南祠種花詩中的兩句:
  花花相對葉相當
  紅裝青藍白綠黃
  在西院紫藤書屋的過道里還有我的外叔祖父楊維寶(頌巖)老先生送給我祖父的一副對聯,是:
  有子才如不羈馬
  知君身是后凋松那幾個字寫得既圓潤又有力,我很喜歡這一副對子,因為“不羈馬”夸獎了他的侄婿、我的父親,“后凋松”就稱贊了他的老友,我的祖父!
  從“不羈馬”應當說到我的父親謝葆璋(鏡如)了。他是我祖父的第三個兒子。我的兩個伯父,都繼承了我祖父的職業,做了教書匠。在我父親十七歲那年,正好祖父的朋友嚴復(又陵)老先生,回到福州來招海軍學生,他看見了我的父親,認為這個青年可以“投筆從戎”,就給我父親出了一道詩題,是“月到中秋分外明”,還有一道八股的破題。父親都做出來了。在一個窮教書匠的家里,能夠有一個孩子去當“兵”領餉,也還是一件好事。于是我的父親就穿上一件用伯父們的兩件長衫和半斤棉花縫成的棉袍,跟著嚴老先生到天津紫竹林的水師學堂,去當了一名駕駛生。
父親大概沒有在英國留過學,但是作為一名巡洋艦上的青年軍官,他到過好幾個國家,如英國、日本。我記得他曾氣憤地對我們說:“那時堂堂一個中國,竟連一首國歌都沒有!我們到英國去接收我們中國購買的軍艦,在舉行接收典禮儀式時,他們竟奏一首《媽媽好胡涂》的民歌調子,作為中國的國歌,你看!”
  甲午中日海戰之役,父親是威遠艦上的槍炮二副,參加了海戰。這艘軍艦后來在威海衛被擊沉了。父親泅到劉公島,從那里又回到了福州。
  我的母親常常對我談到那一段憂心如焚的生活。我的母親楊福慈,十四歲時她的父母就相繼去世,跟著他的叔父頌巖先生過活,十九歲嫁到了謝家。她的婚姻是在她九歲時由我的祖父和外祖父做詩談文時說定的。結婚后小夫妻感情極好,因為我父親長期在海上生活,“會少離多”,因此他們通信很勤,唱和的詩也不少。我只記得父親寫的一首七絕中的三句:
  □□□□□□□,
  此身何事學牽牛。
  燕山閩海遙相隔,
  會少離多不自由。
  甲午戰爭爆發后,因為海軍里福州人很多,陣亡的也不少,因此我們住的這條街上,今天是這家糊上了白紙的門聯,明天又是那家糊上白紙門聯。母親感到這副白紙門聯,總有一天會糊到我們家的門上!她悄悄地買了一盒鴉片煙膏,藏在身上,準備一旦得到父親陣亡的消息。她就服毒自荊祖父看到了母親沉默而悲哀的神情,就讓我的兩個堂姐姐,日夜守在母親身旁。家里有人還到廟里去替我母親求簽,簽上的話是:
  筵已散,
  堂中寂寞恐難堪,
  若要重歡,
  除是一輪月上。
  母親半信半疑地把簽紙收了起來。過了些日子,果然在一個明月當空的夜晚,聽到有人敲門,母親急忙去開門時,月光下看見了輾轉歸來的父親!母親說:“那時你父親的臉,才有兩個指頭那么寬!”
  從那時起,這一對年輕夫妻,在會少離多的六七年之后,才廝守了幾個月。那時母親和她的三個妯娌,每人十天,大家輪流做飯,父親便帶母親劈柴、生火、打水,做個下手。不久,海軍名宿薩鼎銘(鎮冰)將軍,就來了一封電報,把我父親召出去了。
  一九一二年,我在福州時期,考上了福州女子師范學校預科,第一次過起了學校生活。頭幾天我還很不慣,偷偷地流過許多眼淚,但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怕大家庭里那些本來就不贊成女孩子上學的長輩們,會出來勸我輟學!但我很快地就交上了許多要好的同學。至今我還能順老師上班點名的次序,背誦出十幾個同學的名字。福州女師的地址,是在城內的花巷,是一所很大的舊家第宅,我記得我們課堂邊有一個小池子,池邊種著芭蕉。學校里還有一口很大的池塘,池上還有一道石橋,連接在兩處亭館之間。我們的校長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之一的方聲洞先生的姐姐,方君瑛女士、我們的作文老師是林步瀛先生。在我快離開女師的時候,還夾了一位教體操的日本女教師,姓石井的,她的名字我不記得了。我在這所學校只讀了三個學期,中華民國成立后,海軍部長黃鐘瑛(贊侯),又來了一封電報,把父親召出去了。不久,我們全家就到了北京。
  我對于故鄉的回憶,只能寫到這里,十幾年來,我還沒有這樣地暢快揮寫過!我的回憶像初融的春水,涌溢奔流,十幾年來,睡眠也少了,“曉枕心氣清”,這些回憶總是使人歡喜而又惆悵地在我心頭反復涌現。這一幕一幕的圖畫或文字,都是我的弟弟們沒有看過或聽過的,即使他們看過聽過,他們也不會記得懂得的,更不用說我的第二代第三代了。我有時想如果不把這些寫記下來,將來這些圖文就會和我的刻著印象的頭腦一起消失。這是否可惜呢?但我同時又想,這些都是關于個人的東西,不留下或被忘卻也許更好。這兩種想法在我心里矛盾了許多年。
  一九三六年冬,我在英國的倫敦,應英國女作家弗吉尼亞·沃爾夫(Virgini Woolf)之約,到她家喝茶。我們從倫敦的霧,中國和英國的小說、詩歌,一直談到當時英國的英王退位和中國的西安事變。她忽然對我說:“你應該寫一本自傳。”我搖頭笑說:“我們中國人沒有寫自傳的風習,而且關于我自己也沒有什么可寫的。”她說:“我倒不是要你寫自己,而是要你把自己作為線索,把當地的一些社會現象貫穿起來,即使是關于個人的一些事情,也可作為后入參考的史料。”我當時沒有說什么,談鋒又轉到別處去了。
  事情過去四十三年了,今天回想起來,覺得她的話也有些道理。“思想再解放一點”,我就把這些在我腦子里反復呈現的圖畫和文字,奔放自由地寫在紙上。
  記得在半個世紀之前, 在我寫《往事》(之一)的時候,曾在上面寫過這么幾句話:
  索性憑著深刻的印象,
  將這些往事
  移在白紙上罷——
  再回憶時
  不向心版上搜索了!
  這幾句話,現在還是可以應用的。把這些圖畫和文字,移在白紙上之后,我心里的確輕松多了!


  1979年2月21日

謝冕尋祖終有果 長樂江田漳坂人

北京長樂鄉親聯誼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 鄭春開

  北京大學中文系謝冕教授是一位著名的文學家,他祖籍長樂,是地地道道長樂人。但其祖籍地卻經過了十年多的查找,現在終于有了定論,江田漳坂人。我想把十年來的查找和認定過程,做一簡單介紹,供鄉親們分享。

初識“長樂老鄉”謝冕

  我和謝冕是1955年暑假高考錄取、同期進入北大的,他是中文系、我是物理系,在學校時我們互不認識。直到2004年8月22日,一個偶然機會,我參加了以北大中文系1955級校友為主的小聚會,經相互介紹,我們才相識。因為我們都是福州老鄉,都會講福州話,顯得更加親切。在聊天中他講述了一個拜訪冰心的往事。
  他說:“那時我還是北大學生,去拜訪冰心先生時,我對他說,我是來自長樂,姓謝的。冰心先生聽了很高興,問我是不是‘寶樹堂’的謝,我說是。后來,冰心先生拿出一張照片送我。我央求她題個字,她寫道‘長樂同……’,當時寫到這里冰心故意懸筆莞爾,我猜測‘同’字后面應加‘志’或‘學’吧,不料,冰心先生筆鋒一落添上‘宗’字。同鄉,同姓,同宗,此中的溫馨讓我刻骨銘心。”由此說明謝冕與冰心是“同宗”,但他的長樂祖籍地、哪個謝氏分支?他不清楚。因為我是北京長樂鄉親聯誼會的會長,謝冕說他是長樂人,我倍感親切。當時我建議他回去后問問老家親人,給我提供一些祖輩資料,尤其是祖輩姓名等,我可以幫助你查找。沒過多久,他告訴我,“曾祖父謝尊鴻,祖父謝友蘭(讀書、后來到福州南關開店),父謝應時……”。有了這些信息我非常高興,趕快打電話給我弟弟春池,找玉田西謝村姓謝的干部查族譜,很快有結果。據謝氏族譜記載:“尊洪,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舉人。至此以下各代沒有記載了,表明謝尊洪后人外遷了。因為族譜上尊洪與謝冕提供的曾祖父尊鴻還有一字之差,就此認定還沒有把握,尤其是名人尋宗,確認祖籍地更要慎重。當時我把這些情況告訴了謝冕,對此他非常感謝,但他強調說:“我們家是從祖父這輩由長樂遷往福州的。”因此可以肯定,他是長樂人!所以在2005年1月重新編印《北京長樂籍鄉親通訊錄》時,我把謝冕作為長樂籍鄉親列入其中。

鄉親幫助尋根問宗

  事過了七、八年,2012年11月10日《吳航鄉情》報道:長樂市作家協會舉行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應邀到會的我國著名文學評論家謝冕教授,在會上說“我是地地道道的福州長樂人”,希望長樂鄉親能幫他尋根問宗。
  謝冕教授尋根問宗的消息傳開,在長樂鄉親中引起很大反響。我的小弟弟春煖和他的兒子鄭昊看到《吳航鄉情報》這一消息后,馬上打電話告訴我。我就把前幾年查詢的上面情況告訴他們,說現在還不能確認,希望他們幫忙、盡力。第二天他們專程去長樂市,與時任《吳航鄉情報》副總編林亭聯系,隨后春煖與鄭昊父子倆就努力奔波,查找長樂各地謝氏族譜和福州謝氏總譜,翻閱了許多相關資料。最后,他們從西謝村的東嵐譜(寶樹堂、包括西謝譜和漳坂譜)中,發現如下密切相關的、有價值的結果,并拍照留檔:
  1、西謝譜記載,安平——尊瑞、尊云(22世),尊云——耳瑞、字崇秀(23世)——牳仔、依昌,遷福州(24世);
  2、漳坂譜記載:尊洪(冠英,號麟石,清道光二十三年舉人)——勉□
  根據以上兩種族譜記載比較,我弟弟春煖和侄兒鄭昊認為:
  漳坂譜中,尊洪與謝冕提供的曾祖父尊鴻,有一字之差,但這兩個字普通話和福州話讀音完全一樣,而且謝冕講他祖父就遷到福州了,所以族譜上只記載到尊洪這一代為止,以下各代沒有繼續寫下去(只寫“勉□”;在西謝譜的尊云和漳坂譜尊鴻,福州話讀音一樣,但普通話讀音相差很大,而且尊云下兩代(牳仔、依昌24世),才遷往福州,與謝冕(25世)說的情況完全不符。依我弟弟春煖和鄭昊推斷,謝冕很可能是漳坂(江田)人,因為早年農村文化水平不高,寫名字時常出現筆畫繁的字(鴻)寫成簡單的同音字(洪),這種情況在其他編印的族譜中也常出現。我認為他們的這種推斷有一定道理。

新資料提供新依據

  為了確認謝冕的祖籍地,我從網上搜索有關資料,欣喜地得到《謝冕與文學》中的“學術紀事(1932—2002年)”中,有價值的記載(摘錄):
  “據王光明1986年5月在福州考察稱:謝家最早在福州市舊米倉一排巷(原杭城試館)。謝出生于化民營,并在這里讀小學。抗戰時期搬到倉前山程埔頭馬廠前4號。關于杭城試館,一說可能是上杭人參加科舉考試的借宿地。一說是舊米倉囤積大米之地。宋時南門兜還是泛水之地,船只直通舊米倉。因此,“杭”可能是“航”的音誤。
  據長兄謝址(承紳先生)1968年提供的資料稱:謝家世居福建長樂坑田鄉。至曾祖尊鴻公始遷閩侯洪塘鄉。尊鴻公早年讀書,中年改仕為估,曾開設茶紙行于福建崇安并經營外海(船走山東)生意。生二子,長友蘭,即謝之祖父,另有叔祖。祖父早年讀書,清時為邑庠生。……”
  這兩段文字記載,給我們提供了“尋根問宗”非常重要的依據。這些資料與族譜記載相對照,我們認為,謝冕應是“江田漳坂謝氏人”。為慎重起見,我們有必要和謝冕教授一起探討、分析研究、取得共識,共同認定。

確認祖籍江田漳坂

  今年5月28日,我們與謝冕教授相約,我和北京長樂商會、北京長樂鄉親聯誼會的幾位代表:謝長松、李國開、林麗萍,驅車幾十公里,專程去北京昌平區謝冕教授住所拜訪,受到謝冕夫婦的熱情接待。宗親謝長松特地帶上精裝的寶樹堂《謝氏族譜》、我帶上收集到的各種資料,與謝冕教授共同分析研究,收獲頗豐,取得了共識。
  上面提到的“學術紀事(1932—2002年)”第一段中:
  “杭城試館”中的“杭”應是“航”音之誤”。但我們討論后認為“航”的意思指“長樂”,因三國時東吳孫浩在長樂屯兵造船,故長樂別稱吳航,簡稱“航”。這樣“航城試館”應解釋為“長樂人(而不是上杭人)參加科舉考試的借宿地”,自然成為謝家搬到福州后最早的住地。
  第二段:“謝家世居福建長樂坑田鄉”。我們認為應是“江田鄉”之誤。因為“坑田”與“江田”在福州話里讀音基本相同,但坑田是小村,都叫“坑田村”,屬玉田鄉,而江田比較大,歷史上稱“江田鄉”。現在這兩個鄉都叫鎮。前面所說的“漳坂謝”就是現在江田鄉(鎮)漳坂村的一支謝氏后代,漳坂村地處江田鎮西北、只相距一公里余。根據以上比較、分析、釋疑,大家一致認為:謝冕祖籍地應是現在江田鎮漳坂村,屬漳坂謝。
  另外,謝冕曾祖父名字應該是尊鴻,障板謝族譜上尊洪是尊鴻同音誤。因為謝冕祖輩文化水平高,曾祖父是舉人、祖父是“邑庠生”(秀才),謝家是書香門第,在族譜上5兄弟取的名字都很高雅(蘭、詒、道),而且都有生卒時間、名號及墓葬地等詳細記載,而一般的分支記載都很簡單。
  我們經過充分討論、澄清疑點、取得共識,十分高興。此時謝冕教授想起,他哥哥曾記錄下老家的兩副對聯,于是他特地到書房查閱、抄寫,與我們分享。
  第一副對聯:
  入室有余香,謝草鄭蘭燕桂樹;
  家傳無別物,唐詩晉字漢文章。
  這副對聯很著名,在網上可以查到:
  庭有余香,謝草鄭蘭燕桂樹;
  家無別況,唐詩晉字漢文章。
  意思基本相同。上聯的“草”、“蘭”、“桂”都是花木名,均照應“庭有余香”或“入室有余香”一句,形容家道昌盛;下聯一般解釋為:唐代的詩歌,晉代的書法,漢代的文賦,三者均反映了那個時期文學藝術的成就。這副對聯,言事用典,即事抒懷,表現出“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的情感。對聯中的“謝草”還有另一說法,是指謝安草書。謝安草書在東晉是很有名氣的,知名度僅次王羲之。
  第二副對聯:
  族肇西周溯宣王祚土申伯分茅姓氏光昭垂史冊;
  蕃支南渡羨淝水將才東山相業功名彪炳壯斾旌。
  這副對聯說明謝氏歷史淵源和祖輩的歷史功績。
  這兩副對聯充分展現了謝冕祖輩深厚的文化底蘊。謝冕出生名門望族,他的文學精深造詣,傳承了謝家書香門第人才輩出的傳統脈絡。
  最后,謝冕教授急切地表示,要盡快回長樂家鄉看看,到江田漳坂村拜祖敬香,問候謝氏父老鄉親。

鏈接:著名文學家謝冕

  謝冕,福建長樂人,1932年生。早年就讀于福州三一中學。1949年8月入伍,1955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1960年畢業,留校任教至今。現為北京大學教授,曾任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詩歌中心成立后,謝冕被任命為該中心副主任,并就任北京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所長,《新詩評論》主編,研究員。
謝冕參與了北京大學中國當代文學的學科建設,在他的影響下,建立了北京大學中國當代文學的第一個博士點,他也就成為該校第一位指導當代文學的博士生導師。自1981年起至2000年止,先后有十余屆碩士、博士在他的指導下畢業。在此期間,謝冕還接受了指導國內外的高級進修生和高級訪問學者的任務,先后達一百多人。
1989年起,謝冕在北大首創“批評家周末”,以學術沙龍的形式定期研討中國文學和文化的重大或熱點問題,堅持十年不輟。謝冕是“二十世紀文學”理念的支持者和實踐者。他先后主持了《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叢書》(10卷),《百年中國文學總系》(11卷),并主編了《中國百年文學經典文庫》(10卷),《百年中國文學經典》(8卷)等。
  謝冕自20世紀50年代開始中國新詩史和新詩理論的研究,特別專注于中國當代詩的理論批評。1980年《光明日報》發表謝冕的論文《在新的崛起面前》,引發了關于新詩潮的廣泛討論,對推動中國新詩的發展,產生了積極的影響。1980年他籌辦并主持了全國唯一的詩歌理論刊物《詩探索》,謝冕擔任該刊主編至今。
  謝冕的理論批評建立在深厚的人文關懷基礎之上,他堅持社會歷史批評的視點,倡導建設性的理論批評立場。
  謝冕先后出版了《文學的綠色革命》、《中國現代詩人論》、《新世紀的太陽》、《論二十世紀中國文學》、《1898:百年憂患》等專著十余種,另有散文隨筆《世紀留言》、《流向遠方的水》、《永遠的校園》等多種。
  謝冕是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名譽委員,北京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以及首都師范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專職研究員、學術委員等多項兼職。2012年5月,他被推舉為中華詩學研究會名譽會長。

   
   
榮譽來歷 | 公司簡介 | 廣告服務 | 最新動態 | 招聘信息 | 訪客留言
首頁 加入收藏夾 返回頁首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 © 2001-2017 長樂信息咨詢服務網(冰心題) .《長樂熱線》編委會

福建省長樂市網絡文化研究會協辦



广西11选5投注工具